孕妇猎艳杀人案死者父母:不后悔教给女儿真善美

胡依萱被害去世后,家人不敢在家中摆放她的照片,而存在电脑里的她的影像,成了家人轻易不忍碰触的念想
胡依萱被害去世后,家人不敢在家中摆放她的照片,而存在电脑里的她的影像,成了家人轻易不忍碰触的念想

今天上午9点半,备受社会关注的“孕妇装病为夫猎艳杀人案”在佳木斯市中院不公开审理。因此案涉及被害人隐私且其未满十八岁属于未成年人,所以,所有媒体及社会公众都不允许入内。

2013年7月24日下午,孕妇谭蓓蓓以身体不适为由骗被害人胡依萱送其回家。在家中,骗胡依萱喝下掺有迷药的酸奶,供其丈夫白云江强奸。后发现胡依萱正在月经期,便实施了猥亵。事后夫妻合力将胡依萱闷死。

网友称这位助人的善良女孩为“天使女孩”。时隔近1年,昨日,《法制晚报》记者前往黑龙江,分别探访了受害人胡依萱的家人,以及犯罪嫌疑人白云江的老家。

上午庭审 受害人父母没勇气参加旁听

早上8点半,离庭审还有一个小时,佳木斯中院的门口就拉起警戒线,不允许媒体和社会公众入内。

十几家中央及地方的新闻媒体在此等待,均未获准参加庭审。门口聚集的群众一听是审理“孕妇装病为夫猎艳杀人案”,都直摇头表示不理解此做法,并表示希望严惩罪犯。

据了解,此案有强奸、猥亵等情节,涉及被害人隐私,加之被害人未满18岁属未成年人,院方决定以不公开审理的方式在法院少年法庭审理,主审法官为少年法庭高庭长。

法院给受害人胡依萱家属安排了两个旁听席位。9点左右,胡依萱的父母来到法院门口,眼睛里噙着泪水,一脸的疲惫,“这两天几乎都没有睡觉,夜里老是梦见女儿临死的样子”。

随后他们通过安检进入了法庭,但是离开庭还有15分钟的时候,他们又走出了法院,母亲孙红波红着眼睛告诉记者,他们实在没勇气再听一遍女儿的被害过程。“我怕坚持不完庭审就会昏过去,老伴更是如此,事发到现在,只要一提到女儿名字,就哭得像泪人一样。”母亲说,经过商量她和老伴都不会出席庭审,而由其他亲属代为出席。

据《新晚报》报道,负责该案的一位法官认为,按照犯罪嫌疑人谭蓓蓓的交代,其策划欺骗少女供丈夫淫乐,实施了假摔、灌药等作案事实,并协助丈夫杀害女孩,具备了主犯的要件,事后又畏罪潜逃,被抓获后又无悔罪表现,而且案件又造成了极为恶劣的社会影响,符合从重处罚的要件。而白云江是具体罪行实施者,可能定性为共犯,夫妻二人均可能被重判。

关于女儿“18年的缘分对不起孩子”

胡依萱在家人的眼中从小乖巧、懂事,长大后的端庄漂亮也让爸妈无比欣慰。胡依萱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未满18岁,在被害时,尚有一个月,她就要过18岁生日了。

胡永久和妻子无数次想象着女儿参加工作或成家后的样子,然而这一切,都随着那次“善意地送孕妇回家”而戛然而止。

女儿遇害后的几个月里,胡永久的脑海里全是女儿的影子,他记得女儿不止一次跟自己说:“爸,我马上就工作了,可以孝敬你了,一定给你们换个大房子住。”而妻子孙红波,在女儿出事后几近崩溃——几个月里,她每晚都会被同一个梦惊醒:胡依萱给同学送完糖蒜回到家,一家人有说有笑地吃着晚饭。梦境里,孙红波忽然发现女儿穿的是她最喜欢的那条蓝裙子,而不是出门时的那件亮片T恤,她意识到女儿已经不在了,接下来便是号啕大哭,直至哭醒……

女儿的照片摆在房间,青春靓丽、活泼可爱的样子使他们精神恍惚,他们一直觉得女儿依然在,并没有离开。

“也不能老是这样。”曾经的幸福生活,随着女儿的去世只剩下哀伤。胡永久打算换一个环境。于是在去年10月份,他们搬离了那个伤心地,换到了百福小区。

在新家,为了让萱萱的爷爷奶奶,包括自己和妻子尽可能不去回忆过去的事,女儿的照片胡永久一张也没有摆,“看了受不了啊,那么一个活蹦乱跳的孩子,就那么没了”,胡永久红着眼睛,忍泪未垂。

电脑里依然存放着关于女儿的一些回忆,胡依萱各种做鬼脸和卖萌的照片,还有和小狗小猫的合影……女儿的笑容依然栩栩如生,画面很美。胡永久总是不敢打开,但又太想女儿,“看与不看”的痛苦纠结间,可能没有人真正能感同身受到那种无法形容的“失女之痛”。

女儿出殡那天,胡永久不停擦拭着女儿那张穿着蓝色裙子的照片,痛哭着说道:“咱们只有18年的缘分啊,对不起啊孩子,让你跟着我受苦了。”

依萱的姥爷拍打着棺材,不停地重复一句话:“姥爷白疼你了,姥爷白疼你了……”

如果重来 会教女儿帮人时要保护自己

胡永久和妻子并不后悔将女儿胡依萱教育成一个乐于助人、善良的人:“我们从来没有后悔过教给孩子那些真善美的东西,如果有机会重来,我们一定会告诉她在帮助别人的同时,也要保护好自己。我想告诉那些善良的人们,帮助人的事儿还是要做,好人还是大多数。”

对于未来的日子怎么过,妈妈孙红波红着眼睛,仰着头,抽搐一下,又低下头说:“未来还能咋样,孩子是全部,如今孩子没了,苟延残喘吧。”

在记者采访结束时,正碰见依萱的奶奶在楼下遛狗。奶奶说,这只小狗是依萱生前领养的,自从依萱走后,她每天都会带着这只狗,“这也算是萱萱留给我们的纪念啊”。

事发至今,胡永久也没能听到一句嫌疑人或其家属的道歉。面对“你希望他们将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胡永久湿润的眼睛眨了眨,“希望受到严惩吧”。沉寂了一会儿,他又叹息道,再严惩又能怎样,我的女儿还是回不来了。

关于民事赔偿,孙红波沉默了一会,抬起头说,就算是赔100万、200万,我也宁可要回我的闺女。

胡永久说,胡依萱也喜欢听歌,她最喜欢唱动力火车的《那就这样吧》,这首带着淡淡哀伤的歌曲最后一句是:“不要再哭啦,快把眼泪擦一擦!这样吧,再爱我有缘的话。”

时间——总是能消弭世间诸如悲伤、愤怒之类的负面情绪。相比刚刚事发时大家的关注,小县城现在也已经恢复了平静,但还是会有人记得这个善良的、被称为“天使”的女孩吧!

嫌疑人身后 父母搬家孩子被送福利院

桦南县梨树乡长兴村,距离县城13公里左右,嫌疑人白云江的老家就在这里,也是他被抓的地方。

昨日下午,雨后的道路特别泥泞。法晚记者在村子中间看到了白云江家,两间摇摇欲坠的土坯房,中部已经凹陷,在长兴村260多户居民中,这样的房子独此一家。和周边其他贴着瓷砖房子相比,显得格外突出。院子里空荡荡,大门和门锁都已经生锈,只有几棵在风中摇曳的荒草,显出一丝生气。

村民们见记者拍照纷纷询问“你们是不是来问白云江的事啊,他怎么样了,听说枪毙了啊”,还未等记者说话,村民先开始议论开了。

村民们说,白云江的父母都已经60多岁。老两口有十几亩旱地,年龄大种不动,就把地租了出去,6000多元的租金是一年全部的收入。

儿子儿媳杀人后,老两口就很少出门了。“怕被人戳脊梁骨啊!”村民们说,老两口马年春节时就搬走了。“我们活了一辈子了,就没见过给自己丈夫在外面找女人的事儿,听都没听过。”村民们说。

白云江被村民津津乐道的一点就是,38岁的他已经结了3次婚。

杀害胡依萱后,去年8月6日,谭蓓蓓产下了一名男婴。对于这个孙子,白云江、谭蓓蓓的父母均表示不抚养。

昨天下午,桦南县公安局刑侦大队的相关负责人告诉法晚记者,孩子出生后没多久,由于双方家庭没人抚养,便将孩子放在了佳木斯福利院。

我国《监狱法》第十九条规定:罪犯不得携带子女在监内服刑。对于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在这个特殊的弱势儿童群体,该由谁来负责,我国现存的法律尚无明确的规定。

文/特派佳木斯记者李洪鹏

 

摄/法制晚报记者李洪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