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北黑油井林立 日赚一万污染严重慈善协会插手

编者按/随着油价飙高,被大企业放弃甚至废弃的油井、油田,成为地方各种势力争夺的目标,这导致陕北“黑油井”林立,且安全事故频出、坏境污染严重,屡有查处却经久不绝,根本原因就是地方利益交织。在“日赚一万”的诱惑下,一些单位插手其中,甚至包括当地慈善协会。

一线调查

陕北千口“黑油井”隐现 榆林慈善协会参与其中

陕西省北部的榆林、延安两地是我国能源金三角地区重要的石油开采区域。多年来,在这一区域内,除了国内大型石油国企对上万口油井开发外,还存在约 千口由地方各种利益集团实际控制的手续不全的油井。10月下旬,《中国经营报》记者实地调查时发现,这些无土地、无环评的油井,因地方监管不力,已俨然形成了百亿元黑金产业链条。尽管当地官方曾屡屡展开打击整治行动,但实际收效甚微。更令业内人士担忧的是,“黑油井”频频爆发的污染问题,已经让这片黄土高 原与毛乌素沙漠接壤地带不堪重负。

对于每口每天能赚近万元的手续不全的油井,除个人外,一些单位也参与其中。记者核实,榆林市慈善协会至少拥有8口井,已经开采近3年,但至今缺乏相关手续,上千万元收入并未公示。该协会副会长称,油井系筹集善款的一个项目。

“黑油井”林立

初冬的陕北黄昏,气温快速下降至约三四度。在几座黄土山形成的沟壑间,一座约占地数亩的井场上7组“磕头机”正在上下运动。另一片坡地上,一组8 口油井的“磕头机”也在正常抽油。两座分布在一个叫做段前山周边的两块井田中,蓝色的活动板房顶,红色的“磕头机”,与几近荒凉的黄土山形成鲜明对比。

段前山是陕西省榆林市定边县南约80公里处的樊学镇的一个小山头。樊学镇地处陕西省榆林市、延安市以及甘肃省庆阳市的交界地带。该区域是著名的鄂 尔多斯盆地石油产区。中石油长庆油田、延长石油陕北油田,正在该镇一两百公里的范围周围。不过,与长庆油田和延长石油七八千井油口数百万吨的油田相比,上 述两块井田十余口井年产数万吨的原油产量,实在不值一提。

然而,不同的是,上述两组井场的油井,一组8口井的是榆林市慈善协会的生意;另一组7口井的是标有长石公司项目部,但被政府部门否认是该公司的井 场,亦是某些人的财富来源。值得注意的是,上述两块井田,或因土地手续不全、或无环保手续而被当地人称为“黑油井”。按照榆林市慈善协会一位姓黄的副会长 的说法,上述8口井是该协会用于筹集善款的一个项目,其获益全部用于当地慈善事业。这位副会长称:“协会运作项目筹集善款是合乎规定的,关于土地、环保手 续也在向定边县有关部门申请办理。”10月29日,定边县国土局办公室负责人在查阅了有关文件后称,慈善协会的油井占地属于临时用地。该人士表示,该县目 前先以临时用地项目批准,然后再向上级部门申请永久性占地。定边县环保局人士也称,标有“闫10-6#”疑为长实公司的上述井场,目前无环评手续。本报记 者了解到,上述两块井田的油井,实际上是长庆油田曾经被视为低产量的废井。长庆公司曾经长期封闭这些井口,但在2008年前后又开始被内部相关个人或单位 承包运营。而这些承包人多为国有油田公司一些人。据称,这些也就是当地业内人士所称的“揭盖井”,“揭盖井”大量存在陕北多地石油富集区。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慈善协会的油井从2013年左右就开始运营,据业内人士保守估计年效益约有500万元以上,3年来上千万元的收入与支出并未向 社会公布。本报记者查阅榆林市慈善协会2014年财务收支报告显示:2014年财务决算总收入3876万元,其中 ,上年结转慈善永久基金2000万元, 上年结转各项资金895万元。但其财务数据并未透露其慈善油井的收入与支出情况。

事实上,定边县的店子坪、上红柳沟等多地“黑油井”林立。当地石油业内人士估计,保守估计定边县“黑油井”最多的时候多达四五百口。而定边县“黑 油井”林立的现实只是陕北多地的一个缩影。与定边县相邻的靖边县也是“黑油井”富集区。在当地人士的带领下,在靖边县白于山区天赐湾的一个山头附近,几口 “黑油井”近期似乎并未生产。

根据陕西省环境保护厅《关于靖边县“黑油井”环境污染问题的通报》(陕环函630号)显示,靖边县境内“黑油井”位置大多在长庆和延长交织地带, “黑油井”违法开采问题持续时间已久,一直未能得到彻底解决,时开时停、时有新开,数量随时变化。从2015年5月份靖边县政府组织,国土局牵头,有关部 门配合进行联合调查情况及长庆第四采油厂和延长靖边采油厂自查情况看,“黑油井”主要分布在小河、杨米涧、青阳岔、王渠则、新城、天赐湾、镇靖、龙州等8 个乡镇。靖边县联合检查发现“黑油井”井场50个,其中原产权属长庆第四采油厂的37个、无产权及产权不明的11个、原延长丰源公司和兰州军区后勤部各1 个。这些“黑油井”共有油井59口,其中正在生产油井31口、停产油井24口、无任何设备井4口。另外,长庆第四采油厂自查发现“黑油井”井场43个。 

当地石油业内人士称,在定边县、靖边县南邻延安市的吴旗县、安塞县等地也存在数量不少的“黑油井”。今年4月份,陕西当地媒体曾报道称,延安市安 塞县招安镇庄科政和水打磨村公路边有一口“黑油井”污染严重无人监管。当地政府后来调查发现,该油井是1994年3月由杏子川同安石油开发公司钻采生产, 同年10月因产量过低正式停产。该油井长期存在溢流原油现象,当地54户村民自发在公路对面距离河道不足5米处设置油桶轮流进行原油回收并进行土法提炼。 因油井开发公司与当地村民存在劳务纠纷,此井搁置至今,此后当地政府对此井口进行了封堵。另外知情人士还称,在上述几个石油富集区,部分政府官员亦参与 “黑油井”的井场建设、油井钻探等方面的工程。据说,一个约10亩大小的井场,一两天就可以用推土机把地推好,其承包人可以赚20万元左右。由于要维护地 方关系,有新打的“黑油井”老板,会将这些工程承包给地方官员代理人。不然的话,极有可能在钻采等方面受到地方部门以执法名义阻挡建设。

复杂的利益链

上述业内人士还称,包括定边县、靖边县等地方政府,虽然定期对“黑油井”进行查处,但是经常是今天查处封堵,过不了多久就又被人打开采油。因为巨大的利益让当地一些有能耐的老板,甘愿冒风险开井采油。

据本报记者多方了解, 在长庆油田作业区,有许多低品位油井,是目前“黑油井”的一个重要来源。

所谓“低品位”,是指质量不高、产量较低的油气田,以及开采后剩余的品位变低的废弃油井。按投资回报率衡量,对中石油来说,开发低品位油井“不经 济”。业内人士称,若中石油开采这些油井,需支付相关教育费、税费、水土保持费等,还要注意维护油井的可持续发展;而个人开采则会尽量减小成本,增加产油 量,对环境破坏比较大。

在落马的冉新权主政长庆油田时期,曾把很多低品位油井区块分包给合作单位,然后与合作单位签订原油回购协议,以提升整体油田产量。油田作业区经理将废弃油井违规承包民企,有的年获利三四百万元,有的“颗粒”无收。

长庆油田作业区,有一类油井基本被开发完毕,按规定,它们应被封上,不允许再度开采。但当地商人通过关系,仍能承包下来,再度开发,业内称其为 “揭盖井”。“揭盖井”的运作没有固定模式,主要决定权在采油分厂领导和作业区经理。有知情人士称,一小部分“揭盖井”被用来维护采油厂与当地政府的关 系,长庆油田与当地百姓存在资源争夺,关系较为紧张,为缓和矛盾,长庆油田分厂领导会以优惠条件把“揭盖井”转让给所在地的乡、村干部,以及公安等相关职 能部门领导。 

另一部分“揭盖井”,则成为长庆油田分厂领导谋私利的工具,高价承包给私人,钱流向分厂领导和作业区经理私人腰包。有经营当地“揭盖井”经验的王 凡(化名)向记者介绍称,要拿下一口“揭盖井”大约花50万元,30万元给分厂领导,10万元给作业区经理,10万元给相关地方政府部门领导。他强调,从 长庆油田拿到“揭盖井”后,还要与当地有关职能部门搞好关系,不然上头三天两头会来查。

一口“揭盖井”一般日产油几百公斤到1吨多不等,好的“揭盖井”产油量能达3吨,但也有人拿到干井,出油很少或者不出油,因此赔本。王凡还称,承 包好“揭盖井”日出油量能3吨,按照目前一吨3000元的市场价格,一口“揭盖井”每天能出近万元的油。若承包两三口好井,一年净赚300万~500万元 不成问题。 

定边县一位不愿具名的官方人士表示,该县境内有“揭盖井”300多口,仅2012年产原油量大约2.3万吨,2012年残次井产油对定边县财政收 入贡献大约为1911万元。该县工业贸易局人士称,按照政策规定,“揭盖井”不许重新开采,但是“揭盖井”属于长庆油田管理,私人是从长庆油田方面拿到 “揭盖井”,这一块的管理相对混乱。

业内人士分析称,从上述事实不难看出, 所谓的“黑油井”除了小部分为有关系人士打井采油外,绝大部分为国有油田公司把低品位的油井承包给外部经 营而最终形成“黑油井”。这其中复杂的利益包括,国有油田公司某些关键人物的权力寻租而获得的利益;当地从乡到县某些关键领导的利益,最后才是老板的利 益。王凡称,因为现在油价低,他已经不再做油井生意,但仍会和地方上搞好关系,说不定哪天油价起来了还会做这方面的生意。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是“黑油井”下游利益链条。据了解,“黑油井”产出的原油,一般有两个走向。一个是被国有石油企业收购,另一个走向是进入一些非法的私人炼油厂。前者一般是通过管道卖给国有油田;后者则是通过一些能量巨大的地方官员的油罐车而进入土炼油厂。

上述陕西省环保厅的有关调查显示,“黑油井”产生的主要原因:首先,是石油开发企业对勘探井或评价井,及部分产量低、含水率高、处于开发区域边缘 地带、认为无开采价值的废弃油井封井措施简易,或井场开发征地费、附着物赔偿费等问题长期未得到解决,也有个别个人或单位开发油井在三权回收时,延长石油 因油井效益低等原因未回收油井。加之石油开发企业疏于管理,整治回收、封井力度不够、态度不坚决,使黑油井产生有可乘之机。另外,各种利益交织,受利益驱 动违法开采,尤其是2008年以来,随着石油市场的活跃及原油价格的飚升,在经济利益驱使下,当地村民小组或个人私自揭开废弃油井进行采油,或转租、承包 他人开采,非法牟利,当地称“揭盖井”。再次是,因为当地政府及各职能部门履职不到位,打击力度不够,各种利益交织,关系盘根错节,阻力较大,整治缓慢, 致使“黑油井”问题处于无政府状态。

在靖边县当地流传着一个有意思的“黑油井”故事。据当地人士称,该县一个“黑油井”被发现井口和采油机隐藏于一个养羊场,后“黑油井”发生爆炸才被发现。

安全与环保之忧

本报记者了解到,这个故事是真实发生于今年3月份的事件。据当地媒体报道,3月28日夜间,靖边县杨米涧乡韩伙场村新庄湾村小组,一个“黑油井” 发生爆炸。经查,该油井老板把油井打好后,为了避免外界发现,在该油井处挖了一个地道,又在地道上安装了一个大铁罐,把抽油设备安装在铁罐里,然后再用土 全部填埋。为了清理拉油痕迹,张继利等人给该村村民张锦国买了30多只羊,并在油井场上建了一个简单的养羊场,每次拉完油,老板就把羊赶到井场上踩一番, 就把拉油的痕迹清除完了。此后因为发生爆炸,该老板被警方调查。爆炸事件后,该油井被当地政府封闭,当事人被移交公安部门以盗采名义处理。

事实上,“黑油井”因为开采设施简陋,管理混乱,其安全事故频发。业内人士告诉记者,除了爆炸事故外,更令人担忧的是“黑油井”的环境污染问题。 陕西省环保厅监察大队一位负责人就称,据环保厅调查显示,“黑油井”存在的主要问题:一是非法盗抢国家资源。“黑油井”均无照经营,采油技术低劣,原油私 采私售,既破坏油藏资源,又扰乱了正常的原油生产秩序。二是安全隐患突出。井场安全生产管理混乱,原油就地明火加温脱水,个别抽油机、油罐等设施安装半封 闭或隐蔽地下,油井伴生气聚集,时有爆炸事件发生,存在严重安全隐患。三是环境污染严重。井场采油设施简陋,无任何防污设施,污油废水渗坑排放,污油泥遍 地洒落、掩埋,个别井场还处于河流边缘地带,存在着严重环境污染问题。

本报记者就发现在上述定边县樊学镇“黑油井”井场附近存在污水、油泥污染问题。而当地媒体报道,陕北“黑油井”为了效益最大化,并没有大企业的环 保措施,也频频出现偷排污水的问题。而数百上千个“黑油井”就是成千上百个污染源,其油水混合的污染物对脆弱的黄土高原以及毛乌素沙漠影响巨大。

西北大学化工系一位长期关注原油污染的学者分析称,油井在打的过程中,排出的大量压裂液,对环境影响较大。油井在生产过程中也会产生大量污水, “黑油井”环保问题突出,地方监管因为各种利益交织而流于形式,这使得产油区生态环境面临极大压力。他建议应由省级政府出面,进行“黑油井”专项整顿,否 则“黑油井”问题难以解决。从长远看,关闭这些“黑油井”是必然趋势。因为从资源利用方面看,“黑油井”产出不高,但对地表地下生态都会造成难以挽回的损 失。但业内人士也分析指出,由于“黑油井”涉及部分地方和单位利益,要全部关闭有很大难度。因为利益交织,要彻底关闭,也是对地方政府的一种考验。

地方监管难题

实际上,对于上述“黑油井”的监管和打击,陕北多个石油大县的相关政府部门成立了油工贸局主管的“油气办”、由公安局主管的“石油保卫大队”等专 门监管和打击“黑油井”的职能队伍。另外,当地的国土资源局,对有关井场的土地手续进行日常监管;环保部门对井田的环评申报与环境实施管理与监管;安监部 门负责生产安全许可与监管。

业内人士表示,正规地进行油气勘探与开采必须由有相关资质的企业进行。根据矿产资源勘查区块管理条例规定,只有国务院批准的石油公司才能从事石 油、天然气勘查开采。目前只有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延长石油四家获得批准。正规油井勘探与生产,首先,须到国土资源部申请勘查许可证,其后获得储量备 案后,可以向国土资源部申请将探矿权转为采矿权。其中在探矿权转采矿权的时候,还需要有环境保护部门出具的环评报告,另外还需要做石油开采总体方案,报发 改委批。办理石油、天然气滚动勘探开发和开采登记手续,由具有法人资格的企业按项目或单独开采的油气田为单元提出申请,并领取许可证。 最后, 占用土地 还需要向当地国土局取得相关土地手续。

事实上,在地方政府监管方面,“黑油井”的监管部门涉及国土资源、环保、工信、公安等多个部门。靖边县为了打击“黑油井”盗采与贩卖问题,公安局 成立了“石油保卫大队”专门对此进行日常监管。而定边县工贸局设立的“油气办”,则是专门对有关油气项目的报批进行协调的部门。

“不过,由于部分黑油井利益链条牵涉到当地有关政府部门,因此相关监管部门的执法和监管力度,肯定是大打折扣。”业内人士还分析指出,现实的情况显示成百上千的“问题油井”带来的土地、环保、安全问题实际的监管效果并不理想。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加把劲,放开那个二孩

这个消息,并不意味着计划生育基本国策的终止。字面上都很好理解,就算国家放开更大口子,只要有规定上限,即使每个家庭可以生育十个孩子,那也是计划生育。计划,就是要执行的。


9岁诗童是寂寞时代的短暂传奇

铁头的故事注定只是这个诗歌寂寞时代的短暂传奇,喧嚣过后终将归于平静。还是回到现实中来,多想想自己为什么失去了一颗诗意的心灵,为什么把生活过得索然无味。


城管执法到底难在哪里?

我希望,社会各界有识之士能够平和、理性地来为饱受诟病的城管号脉诊治,开出良方。毕竟,一味地谩骂、指责解决不了问题。


二孩放开了,生育自由呢?

孤独的独生子女终于被扫进了历史垃圾堆。苦逼的80后一代生不逢时被“独生子女”了,现在这个国家为了缓解日益严峻的老龄化问题,决定把一部分生育自由还给他们——我说的是“还”,这自由并不是他们自己能够取得回来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